浩然,专注孔雀养殖及技术研发
您的位置 >> 首页 >> 新闻动态 >>

备战碳减排“大考” 钢铁工业2030年前碳达峰可期

新闻动态 时间:2022-03-30 来源:安徽孔雀养殖 点击:140

  “目前全球每年生产大概19亿吨的钢铁,排放26亿吨二氧化碳。中国钢产量在全世界占55%,二氧化碳排放量大约占全球钢铁行业排放量的65%左右,所以中国减排压力比较大。按照目前发展模式肯定不行,我们要么降低钢铁消费程度,要么降低每吨钢的排放强度。”3月15日,世界钢铁协会副总干事、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钟绍良,出席由世界资源研究所北京代表处主办的2022全球热点观察活动,接受中国工业报采访时如是分析。
 
  在其看来,中国钢铁行业在工业化进程中仍需保持一定规模,要用远远短于发达国家所用的时间实现碳达峰碳中和,没有先例可循,挑战巨大,任重道远。
 
  钢铁需求量将下降 短期内会进入平台期
 
  2021年7月16日,中国启动全球最大的碳交易市场。根据中国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,钢铁、建材、有色金属、石化化工行业等关键行业必须尽快开展大力度的减排减碳行动。
 
  “中国钢铁行业的碳排放量占全国碳排放17%-18%左右,不仅是国外关注中国钢铁,国内各界专家也在看中国钢铁行业,未来中国钢铁需求量肯定会下降,短期之内会进入平台期,到2050年会出现20%-30%的下降,未来5到10年可能处于平台期。”钟绍良预测。
 
  2月7日,工业和信息化部、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、生态环境部发布《关于促进钢铁工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对2021年出版征求意见稿初稿进行了调整,把钢铁行业碳达峰时间要求从初稿当中的2025年推迟到2030年。
 
  “这一推迟,并不代表中国政府在钢铁行业碳达峰的立场上有所松动,而是反映整个社会各界对未来5到10年中国对钢铁需求的预期看法出现了一些变化。在疫情之前大部分人认为可能在2025年之前,中国钢铁消费量肯定会达峰,达峰后会出现快速下降,但通过这两年疫情期间的观察来看,未来中国对钢铁的需求量可能没有很多专家设想的那么悲观。如果政府强制要求钢铁行业在2025年进行达峰,可能在某些时间内会出现短期供需错配,而这一错配还将导致钢材价格和全球大宗商品市场的大幅波动。所以,最晚达峰时间从2025年推迟到2030年,我觉得是负责任的做法。”钟绍良分析。
 
  刚刚过去的2022年全国两会,不少委员代表对钢铁企业如何确保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碳中和,各抒己见。
 
  全国人大代表,鞍钢集团攀钢钒钛安全环保部总经理吴洪英认为,钢铁行业是落实碳减排目标的重要领域,钢铁企业推动低碳转型势在必行,要早布局、早谋划,明确技术路线选择和攻关方向,大力推动绿色布局,结合实际积极推进低碳转型,响应国家实现“双碳”目标的要求。
 
  全国政协委员、华北理工大学校长张福成则认为,碳中和是重塑未来钢铁工业产量、流程和布局的重要推动力,低碳钢铁技术的研发、储备和应用验证必须加速推进。科技创新是关键变量,用科技含量打造绿色含量。钢铁行业应加快零碳冶金技术,负碳技术,氢冶金、全氧冶金技术等的研发,开展“铁—钢—轧”全流程工程示范验证,推进钢铁行业短流程改造和清洁能源替代。
 
  “这并不是放宽对钢铁行业减碳的要求,而是要与国家对外承诺的时间相吻合。因为,国内其他行业仍在发展进程中,这些行业的碳排放还有增量。努力进行产品结构调整,提升高端产品和高附加值产品的占比,钢铁行业碳达峰目标仍有可能在2025年前实现。”全国人大代表,三钢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黎立璋的预期较为乐观。
 
  中国工业报梳理发现,目前中国宝武、河钢集团、包钢集团、鞍钢集团、韶钢松山等钢铁企业已率先发布宣言提出碳达峰碳中和时间表,成为我国钢铁行业首批承诺实现碳中和的大型钢铁企业。2021年上半年,中国宝武率先发布低碳冶金路线图,力争2023年实现碳达峰,2050年实现碳中和;河钢集团宣布2022年实现碳达峰,2050年实现碳中和;包钢集团提出力争2023年率先实现碳达峰,2050年实现碳中和;鞍钢集团宣布在2021年底发布低碳冶金路线图,2025年前实现碳排放总量达峰;今年1月13日,韶钢松山提出确保2023年底前完成环境绩效A级企业创建,如期实现“2023年碳达峰、2050年碳中和”目标。
 
  最大程度利用废钢 实现全流程有效利用
 
  2005年开始,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废钢生产国。近年来,废钢回收利用量持续增长。2019年中国回收废钢铁约24097万吨,同比增长13.3%。2020年废钢利用量约2.6亿吨。《“十四五”循环经济发展规划》提出,到2025年,废钢回收利用量将达到3.2亿吨。
 
  “去年中国回收利用废钢大概2.3亿吨,要加大废钢的应用。”钟绍良建议。在其看来,可从三个方面进行着手。
 
  第一,目前很多回收企业设备比较落后,有的地方甚至还是采用手工对废钢分拣破碎,因此需要对回收和加工处理设备进行现代化升级。
 
  第二,对钢铁企业的分布要重新考虑。十几二十几年前行业专家们集体呼吁钢铁业布局在沿海,但沿海没有足够的废钢,很多废钢资源都广泛分布在内地。因此废钢资源在哪里,钢铁企业就应在哪里建钢厂,而不是一定要选择沿海建厂。
 
  第三,技术方面,目前很多领先的钢铁企业,不太愿意使用太多废钢,生产一吨钢使用15%,顶多20%就不愿意再加量了,有些企业可以加到25%或者30%。为什么大型企业不愿意使用废钢?因为他们生产用的通常是顶级钢材,如奥迪、宝马、奔驰使用的钢板,而使用废钢太多会导致成分很难控制。尤其现在出现一个现象,废钢中含铜元素的富集问题,由于铜是有害元素,废钢含铜越多练出来的钢就越容易产生裂缝。
 
  “未来,中国每年的废钢供应量将从目前的2.3亿吨左右,增长到2050年的4亿吨左右,如果大中型企业都不愿意充分利用废钢,这4亿吨废钢将会成为很难利用的资源。我们要考虑如何把废钢中的有害元素去掉,要么在废钢回收环节,要么是在炼钢生产环节,这样的话才可以最大程度利用废钢。”钟绍良坦言。
 
  刚刚过去的2022年全国两会,针对废钢如何利用,不少委员代表亦积极建言献策。
 
  全国政协委员,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、执行会长何文波建议:应实现钢铁资源全流程的有效利用。有关部门应促进废钢产业集中度的提升,培育出龙头企业。推进废钢铁资源的回收、加工、配送及流通体系的完善和提升,落实资源综合利用增值税政策等。并研究进口再生钢铁原料的增值税优惠政策,为扩大进口创造条件。
 
  全国人大代表、保定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杨伟坤建议:加强新《固废法》执法,推动钢铁行业转型升级。“目前,冶金固体废弃物回炉流程使用的仍然是原来的冶金流程,这一过程获得的铁元素十分有限,却加大了碳的排放,降低了企业效益。”杨伟坤表示,“建议加强新《固废法》执法,开展固废循环利用监督检查,督促各地政府部门贯彻落实国家法律,推进我国固废循环体系建设。特别是对钢铁行业目前处置固体废物的冶金流程,不能评价为固废循环利用技术,应该明令禁止钢铁行业固废回炉流程。”